????“四师兄,这两位都是我归仙岛的客人,此人名叫林轩,是……”面对四长老的问题,云阳真人客客气气的说道。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惊讶的四长老打断“什么,这小子就是你那宝贝徒弟的心上人?”

????云阳真人苦笑一句,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四长老颇为惊奇的看着林轩,上下打量了一番,抿着嘴,愣了半天才喃喃说道“我看也没啥三头六臂,一表人才啊,很普通嘛。”

????一众炼器宗弟子听了也直翻白眼,自己这师傅本事不差,不过性子也太随便了,一点也没有其他长老的那些花架子,从不端着。

????但这也是炼器宗能上下一心,对四长老都极为尊敬的原因。

????能与这样心胸开阔坦荡的人一道追求炼器师的极限,无论是谁,恐怕也会感到高兴。

????“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

????倒是剑初替林轩打抱不平,他倒是见过了许多有一副好皮囊,但不学无术的纨绔富二代。

????“见过四长老。”

????林轩倒是老实起来,拱了拱手。

????“不错,还知道尊老爱幼。”

????四长老点点头,又看了林轩一眼,道“你的炼器技艺是和什么人学的,你师傅是谁?”

????显然,四长老认为以林轩的小小年纪,是不可能在炼器一途上有这么大造诣的,尤其是这小子修为还挺不错的情况下。

????正如林轩之前与剑初所说的道理一般,人力是有限的,而学海无涯。

????林轩在修炼一途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就必然会在其他的路途上投入更少。

????他的修为如此高深,往往就代表着他的其他方面,不会这么的突出,比如炼器的技艺。

????“没有人教过我炼器的技艺。”

????林轩倒是光棍,的确没有人教过他炼器技艺,只不过他的体内,就住着一只炼器手段不下于四长老的昔日魔尊。

????“但却有人教过我做人的道理,月盈则亏,日中则昃,这种道理拿到炼器上来,一样行得通。”

????林轩说胡话的本事是一流的,尤其是这种三分假七分真的话,被他说来,简直是天衣无缝。

????就连四长老也找不出什么毛病,云阳真人更是直点头,还真以为这都是林轩自己琢磨出来的道理,只不过瞎猫碰上死耗子,正好解了奕天心中的迷惑罢了。

????“嗯……”四长老嗯了一声,再一次深深看了林轩一眼,转过头,对着奕天点了点头,“奕儿,想不到你还能碰到这等贵人,不错,不错。”

????奕天诚惶诚恐的看着他,四长老哈哈大笑起来“本来我是想等你祭炼子母剑失败后,再告诉你其中的道理,好让你记忆深刻。

????人生不仅有坦途,也有挫折,不过你能遇到林轩这小子,却也是你的运气。”

????“不管他到底说的真话还是假话,但他所阐述的道理,是正确的。”

????“子剑被毁,正是因为它太过完美,这世上,连圣人都无法说自己是完美的,何况是一柄法剑?”

????奕天闻言,满怀感激的点了点头,他亦知晓了师傅的用心良苦。

????其余的弟子也纷纷点头,将四长老的话通通铭记在心。

????有了大师兄这一次的“不完美”,往后他们再炼出法宝时,恐怕都会想一想这其中的道理了。

????这无论对于奕天,对于炼器宗的弟子们,甚至是对于归仙岛其他的弟子来说,都是好事一件。

????看着周围的弟子都若有所思的模样,四长老也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些炼器宗的弟子,放在外面,哪一个不是天才似的人物?

????但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缺点,人无完人,只有正视缺点,才能继续前行。

????这些弟子,到底感悟到了什么,四长老无从知道,只有每一个弟子自己才知道。

????“既然已与林轩小友打了赌,你便要完成,奕儿,去吧,将那母剑成功的祭炼最后一步!”

????四长老拍了拍奕天的肩膀,奕天重重点头。

????其余的炼器宗弟子,也纷纷退后一步,已有两个弟子捧来了一大桶清水。

????清水盛在什么容器里,它就是什么形状。

????奕天以法力卷起母剑,他以一种极其虔诚的表情,轻轻见这母剑投入了盛满水的桶中。

????嘶嘶嘶!烧红滚烫炙热的母剑,遇到冷冽的清水,立刻蒸腾出许多的雾气。

????不多时,桶内的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去了一大半!而余下的一般,则在剧烈的沸腾着。

????但每一个人都清晰看到了,在水中的那母剑,正在一层一层剥落掉原本剑身与清水结合反应后的熔渣。

????叮!一声清冽的剑鸣,自水中震荡而出,这剑鸣宛如凤凰涅盘一般,响彻整个炼器宗!轰……盛水的木桶轰然炸裂开来,但其中所盛的水,却没有因此而四散。

????这些沸腾的水,反而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之下,依旧凝成了圆桶的形状。

????直到水中的长剑破水而出,这些水便如流星的尾焰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的水珠。

????这些水珠被火山的岩浆地火一照,立刻变作一道道彩虹,美轮美奂。

????“这……就是完美的代价……”奕天捧着那母剑,张了张嘴,眼中已有泪水。

????他费尽心血,收集来的许多珍贵材料,他每一步都力求完美。

????而他精巧的技艺,也的确做到了完美,可完美带来的并不是最好的结果,反而让子剑崩碎。

????反倒是以普通凡水祭炼后的母剑,因为不完美才稳定下来。

????虽然凡水令母剑的品级从中品玄器下降到了下品玄器,但其中的灵气,却彰示着这母剑的无限可能性。

????或许,这也是对于他技艺的一种肯定。

????母剑轻鸣,在奕天的手中,如一只慵懒的小猫,它仿佛在这一刻拥有了生命,重获新生。

????“好宝贝!”

????云冲真人不住的点头,他看了四长老一眼,揶揄道,“四师兄,以你的实力,恐怕要锻造出这样的宝贝,也得费一番功夫吧?”

????“奕天这小家伙好样的,迟早要把你的技艺全部学了去!”

????“我早已将技艺全部传授给他了,他却的,只是时间罢了。”

????四长老乐呵呵的笑着,对于这亲传弟子,他从不吝啬欣赏与赞美之情。

????“啧,天佑我仙门,有这等天赋弟子,炼器宗日后只会更加强大。”

????云阳真人哈哈大笑。

????其余的炼器宗弟子,也纷纷以一种惊艳的目光,看向那母剑。

????能锻出这样的法宝,奕天师兄果然厉害,不愧是在座所有炼器师的榜样。

????而那林轩虽然让人讨厌,但他却意外的拯救了奕天师兄多年来的心血。

????众人虽然不愿意低头,但到了此时,却也不得不叹了口气。

????“林轩,对不起,是我之前太意气用事了……”“我们不该那样说你的,如果不是你,奕天师兄的心血就毁于一旦了。”

????“我……谢谢你……”炼器宗的弟子纷纷低下头来,认错虽难,但明知是错却不肯认,却也不是大丈夫的行为了。

????林轩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这种事情,无论谁来,恐怕也会有如此反应。

????都是这炼器宗弟子们的人情味,让林轩也不由心中感动,这才是一个好的仙门该有的模样,团结友爱。

????“林轩,谢谢你。”

????奕天双手捧着母剑,大步走了过来。

????“如果不是你,这母剑恐怕早就毁了,这是你应得的。”

????他脸上写满了真诚与歉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林轩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

????倒是让林轩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