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洲。

????埃勒瓦格地区。

????这里海拔较高,地处山区,淡水资源匮乏,既没有丰富的矿藏也没有肥沃的可耕种土壤,只有无尽的贫穷和落后。

????除了极端势力、民间武装以及大小军火掮客之外,几乎没有人会对这片不毛之地产生半点兴趣。

????并且即便是对这里感兴趣的人,这种兴趣也很少针对这片土地本身,而是针对附近尚有油水可捞的城市、村落以及人.道主义车队驻扎点。

????往常他们虽然抢劫、绑架但基本很少害人性命,附近的zf当局虽然痛恨这颗顽疾,却又对这颗肿瘤有心无力。旁边的邻国虽然不止一次提出过军事援助的申请,但出于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顾虑,当局自然不可能轻易点头。

????因此,这个充斥着混乱与罪恶的三不管地带,就这样以一种诡异的默契维持了长达十数年的平衡,成为了滋生恐怖瘟疫的温床。

????然而,这种情况在最近却是出现了一点意外。

????大批的军事单位开始向着该地区集结,附近城镇的警察和民兵沿着交通干道设立检查站和哨卡,将整个区域里里外外围了一圈。

????即使是生活在附近的野山羊,都能嗅到那渐渐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儿,开始向着东部迁徙。

????就仿佛是朝着一堆汽油桶上扔了一枚火柴一样,已经维持了数十年稳定的埃勒瓦格地区,就像是一锅煮沸了的开水,一瞬间沸腾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这里就这么烂掉?”

????站在卡茨诺将军的旁边,阿巴蒂上校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防御工事,开口说道,“反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主体民族也不是我们的索马里人,让那些异族的贱民自生自灭不好吗?”

????埃勒瓦格是一颗难啃的骨头。

????即便是美军在这里登陆,也很难在短时间将这颗肿瘤从沙漠中拔出。

????当然,最主要的麻烦是活跃在当地的武装分子根本不可能在正面战场上与他们交锋,而是会凭借着复杂的地形和他们展开游击。

????别说是现在他们只在这里集结了三个步兵师,就算是再翻一倍也很难占到便宜。

????“因为占领这片区域的蠢货干了一件蠢事儿,彻底惹恼了一个新的霸主。现在我们得让东边的那个超级大国相信,我们和这些人没有关系。”

????握着手中的望远镜,卡茨诺将军老鹰般的目光中写满了凝重,“何况他们承诺,将支援我们收复这片区域,并且会帮助我们重建这里。”

????“支援?怎么支援?空袭吗?还是撒传单?”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阿巴蒂上校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这是所有外行在介入索马里局势时都会犯的错误。

????当那些武装分子化整为零进入到城市、小巷、深山中,就算是把附近美军空军基地的战斗机全部用上,也不会产生任何的效果。

????这场战役注定不可能成功。

????除了让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地区局势再度陷入混乱、让其他国家看到他们在处理海外军事冲突问题上的无能之外,不会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他们没有详细说明,只说了让我们等待他们的消息,”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卡茨诺将军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简单地说道,“反正也不用我们打头阵,我们安静地等待就好。”

????……

????一片沟壑纵横的丘陵上,穿着牧羊人装扮的马拉什用手中的望远镜,眺望着远处的正规军的驻地,眼中的神色写满了阴霾。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材健壮、背后背着把ak的男人,匍匐着脑袋从他身后的山路爬了上来,用紧张的语气向他汇报道。

????“索马里当局至少向这里集结了三个师,看来他们是铁了心准备收拾咱们了。”

????“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边境呢?”

????咽了口唾沫,那个皮肤黝黑的手下说道。

????“他们已经关闭了边境,并且增加了巡逻……”

????退路已经被封死了啊……

????局势相当的严峻,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然而这位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脸上却非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他的部队或者说部落是盘踞在这片无主之地上的军.阀之一,而除了他之外,这里还生活着其他许多大大小小的军.阀。

????虽然平时他们是一盘散沙,但一旦遭遇“外部力量”的入侵,或者说有谁试图终结掉这片地区的混乱,所有活跃在这一代的武装力量都会暂时放下矛盾,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一致对外。

????马拉什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可能会输。

????且不说他手上那些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军火,就算没有这些军火,他也从来没有怕过附近的三个国家的军队。

????一旦这场战争被他们拖入残酷的拉锯战,流离失所的难民会冲击整个东非洲地区。同时在内外部压力的双管齐下之下,最先撑不住的一定是软弱的索马里当局。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心中却是莫名升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就好像是被一头凶猛的野兽给盯上了一样。

????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马拉什猛地抬起头,朝着天上看去。

????然而那里除了一片晴空之外什么也没有,别说是战斗机的影子了,甚至找不到一片大块的云。

????是错觉吗?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就在马拉什的心中开始泛起了嘀咕,犹豫着要不要先从这里撤走的时候,他忽然逆着刺目的阳光看见了几颗黑点。

????那黑点黑小。

????若不是来的太密集,若不是正好看着那个方向,他甚至都会将它忽略掉。

????喉结上下动了动,马拉什将手伸向了望远镜,嘴里下意识地念叨了一句。

????“……妈的,那是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这句话完全出口,剧烈的震颤便从他的脚下传来,随着两公里外窜起的一道滚滚浓烟和火光,几乎将他掀翻在了地上。

????而当他站稳了身子,定睛向那个方向看去,胸中的气血一下子冲到了脑袋上。

????“不!!!”

????那里是他部署在附近的弹药库,里面装着至少能够武装两支游.击队的子弹和ied。

????瞪着那冲天而起的火光,瞪大双眼的马拉什眼中布满了血丝,惊恐地在天上搜寻着,试图找到空袭究竟来自何方。

????然而,敌人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每一颗落下的炮弹却像是长了眼睛。

????只有那不断点亮着大地的火光,以及被精准清理掉的固定防御设施和弹药库,宣告了有什么东西飞在他们的头顶,并对着他们宣泄着凶狠的火力。

????马拉什抓起对讲机,用尽全身的力气咆哮着,指挥着幸存的手下将弹药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并且命令前线的士兵立刻散开,准备化整为零与敌方的地面部队展开殊死搏斗。

????然而,此时此刻的马拉松并没有意识到,第一轮的空袭只是试探性的开始。

????属于他们所有人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飘在空中的黑点终于露出了它的全部真容。

????那是一座座被降落伞拴着的“黑色棺材”。

????它们的体积比轨道空降兵的空降舱稍大一些,但也没有大太多。

????在空袭的掩护下,它们就像是蒲公英一样,平稳地分散着陆在了战场的各处,垂直部署在了地面上。

????很快,在平稳着陆之后,那些镶嵌在黑色棺材四壁外壳上的舱门纷纷打开,露出了一只只嵌在舱壁内侧支架上的无人机。

????信号灯几乎是一瞬间全部点亮,伴随着电驱动马达的嗡鸣声,一只只无人机就像是倾巢而出的马蜂一样,在卫星和地面终端的共同指引下杀入了一片狼藉的战场。

????那些无人机只比两个成年人的巴掌大点,如果算上机翼大概有四个巴掌,底盘下方悬吊着小口径的枪口和外露的弹夹,往往一个俯冲便能降下一片腥风血雨。

????冲天而起的火光和枪口攒射的火焰,照亮了每一名武装分子脸上的恐惧,从不知何方发起的空袭几乎将他们部署在地面、乃至地道中的弹药库破坏殆尽,现在他们又不得不面对一群嗜血的“蜂群”。

????想要隔着上百米打中散开的那些小家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相比之下它们却能够凭借着灵活的身躯在战场上来去自如。

????马拉什是知道无人机这种东西的,相比起他的大多数同胞,他因为曾经在北非以雇佣兵和美军交手过的经历,多少还是见过一些“世面”。

????事实上想要击落这种东西也很容易,等它们傻头傻脑地飞进来,对着它们前进的方向一梭子过去,基本上就能打下来。

????甚至连枪都不一定需要,捡个石头说不定都可以。

????然而令他惊恐万分的是,这些无人机就好像长了脑子一样,不但会利用掩体和他们进行交火,还知道运用简单的火力压制加包抄的战术,对他们的固定防御工事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清理。

????就好像每一架无人机,都有一名专业的战地工程师在后面操控……

????……

????冲天而起的火光几乎夺取了太阳的风头,从丘陵、戈壁、枯木林中飘起的滚滚浓烟,接入了天空的云霞。裹挟着滚滚黄沙的风卷过一片狼藉的战场,仿佛带上了一丝铁锈味儿的肃杀。

????不只是马拉什在搜寻着轰炸机的踪迹,五公里之外观望着这场大轰炸的索马里正规军,还有那些在索尼、索埃边境上严阵以待的边防部队,甚至是百公里之外的美军基地,所有人都在拼了命地搜寻着那空袭到底是来自何方。

????他们的雷达上完全没有出现过飞机的踪迹。

????别说是飞机,连只大点的鸟儿都没有!

????炮击?

????但这怎么可能?!

????世界上哪有这么准的火炮?!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是怎么找到那些弹药库的?!

????猜的吗?

????站在前线阵地上,卡茨诺将军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眼中已经被震撼之色填满。

????而站在他的旁边,先前那个满脸不信之色的阿巴蒂上校,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同样地写上了呆若木鸡似的震撼。

????咽了口唾沫,他开口说道。

????“pla那边有预告空袭吗?”

????“有的……”

????“你听到战斗机的声音了吗?”

????“没有……他们的航母大概还在东海。”

????“什么飞机能飞这么远?”

????“不知道,别问我。”

????“那……我们向前?”

????“……先上车吧。”

????战斗进行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先前在作战会议中讨论过的应急方案,似乎一个也没有机会用上了。

????当然,这是好事儿是毫无疑问的。

????甚至于,他的心中还有种强烈的预感。

????这场战争,或许很快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