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月公主伤心之下,没过几日就离开了华阳,回了桑月,和亲一事,也就落下了序幕。????十月怀胎,瓜熟蒂落,顾长音生产时受了不少苦,足足疼了三天,华阳城里有名气的稳婆几乎全部到了李府,宫里各种名贵人参拼命往李府送。????在黎明刚刚到来时,婴孩的啼哭声接连响起,稳婆抱着两个襁褓,一脸笑意。????“恭喜大人,恭喜夫人,是双生女。”????李洵总算是松了口气,看也没看两个孩子,抱着顾长音流下了眼泪。????“夫人,以后,我们再也不生了。”????顾长音躺在床上,气若游丝,被褥上越来越多的血迹让所有稳婆乱了阵脚。????“不好了,夫人大出血了!”????这种情况她们自然见过,凡是大出血,性命怕是保不住了!????李洵吓得不知所错,手脚发软,只一直拉着顾长音的手唤着夫人。????宫里的太医早已在皇后的懿旨下守在府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听闻顾长音大出血,连忙提着药箱进了产房。????李洵早已失了理智,任谁劝都听不进去,只拽着顾长音的手不肯放,生怕一个放手便是永别。????后来,还是宁府的公子带着自家夫人来看望顾长音,恰好遇到这种情形,他当下便在稳婆的遮掩下进了产房将李洵打晕带了出去。????屋里浓浓的血腥味让他心头倍感不安,出去搂着顾长绵的腰手都在发颤。????若是生产都要走这一遭,他宁愿绵绵不生孩子。????好在太医救治及时,在五个太医合力抢救下,顾长音终是保下了一命,众人皆是松了口气。????李洵醒来后疯了般的往产房跑,在仆从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夫人已经无碍送去了寝室时,才蹲在地上痛苦失声。????他不敢想象失去她,他会如何。????宁颉顾长绵此时还未离去,看着李洵崩溃的样子,两人不由得庆幸,幸好顾长音无碍,否则他怕是连活下去都难。????顾长音虽是保住了性命,但身子却是因此亏损,越发的虚弱,李洵寻了好多药材,都不见效,宫里进贡的药材也送来了不少,然而仍旧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作用。????顾长音的身子越来越虚弱,导致后面走上两步路,都要喘上好一会儿。????就这么熬了两年,整日浸泡在药罐子里,顾长音也觉得烦闷,提出想出去散心,想回李洵的家乡看看。????此时,两个孩子已经两岁,正是可爱玲珑的时候,两个孩子很懂事,像是知道母亲身体不适一般,从不在母亲面前大吵大闹。????李洵一心扑在顾长音身上,连两个孩子的大名都未娶,只娶了乳名,姐姐唤娉儿,妹妹唤安儿。????府里的人都知,这是希望夫人平平安安的意思。????李洵顺从顾长音的意思带她回云州,向陛下递了辞官折子,华阳帝虽是有些可惜李洵倾世之才,但还是放了他离开。????顾长乐对此忧心不已,华阳都治不好,去了云州,又该如何。????李洵走时,遣散了家中仆从,仆从个个都红了眼眶,叹着老天爷的不公,为何要这对天作之合的璧人承受这一遭。????最后,余下三人无家可归。????管家刘叔,是陛下赐了状元府时,被李洵招进来的,他妻子难产,一尸两命,他伤心欲绝之下,只身来了华阳,身上银钱被小偷扒走,恰好遇上李府寻管家,他便抱着进来试试的态度,谁知李洵得知他的遭遇,直接便聘用了他。????这几年,他尽心尽力,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却没想遇上了这一遭,遣散仆从,他年轻时伤过肺,干不了重活儿,这要是出去再谋生计,怕是艰难得很。????流年是被顾长音从街边带回府的,彼时他正在街边乞讨。????他是个孤儿,自小没了父母,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摔断了腿,只得出来乞讨,顾长音见他可怜便把他带回了府里,给他改名流年。????因着年纪小,才十二岁,顾长音格外的怜惜他,给他干净的衣裳,有时候还教他读书写字,在他的心里,顾长音便是母亲一般的存在。????如今突逢变故,他自然伤心得很,在他心里,顾长音便应该长命百岁,身体康健才是。????他只有一条腿,就算出了府,怕也是难以活下去。????护院大林,后刘叔一步进了李府,他为了给母亲治病跑过镖局,后来母亲过世,房子也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他伤心颓废之下只得出来另谋生计,恰逢李府招手护院,他便进来了。????他如今住的地儿,也是夫人给他分的一个小院子,说他还未成亲,总得有个自己的家,人家姑娘才愿意嫁给他。????他正值壮年,不同于刘叔和流年,自是可以出去另谋生计,可他舍不得。????舍不得这个温暖的地方,也不忍心放下刘叔和流年。????李洵将三人的卖身契归还给他们,让他们继续留在李府,替李府看门护院。????三人自然赶紧应下了,表示会一直等他们回来。????顾长音瞧着流年湿漉漉的双眼,轻轻一笑。????“你要好生温习教给你的字,不懂的可以找刘叔问问。”????“等我回来,可是要考你的。”????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清楚,这一去,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临走时,顾长音去了宫里拜别了顾长乐,顾长乐心生不忍,可又不知如何挽留,赐了许多温补药材放了她离去。????顾长音去顾府拜别时,薛氏抱着她哭的撕心裂肺,可顾长乐打定了主意离去,薛氏奈何不了,只得作罢。????顾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叮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她轻轻一叹,儿孙自有儿孙福,她们干涉不了。????顾原与李洵聊了许久,出来时,眼眶微红,轻轻揽过顾长音的肩,温声嘱咐顾长音多多注意身子。????顾长音红了双眼,她就知道,父亲是疼她们的。????顾长音双膝跪下拜别祖母,父亲母亲。????此去一别,再无相见,只愿祖母,父亲母亲身体康健,不要为她伤心。????最后,顾长音去了宁府见了顾长绵,恰逢林九卿梁真儿带着儿子在宁府喝茶。????林九卿膝下的嫡长子林衍只比两个双生女大了一月,几个孩子很快便玩到了一起。????顾长音瞧着林衍却突然起了心思,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沙漏,补再多进去也没有作用,若她走了,两个女儿又该如何。????顾长音起了心思,梁真儿同样也对两个双生女喜欢得不得了。????当下两人一拍板,定下了娃娃亲,交换了信物和生辰八字,长幼有序,定的自然是姐姐聘儿。????梁真儿却不甘心,瞧着妹妹安儿她也喜欢得紧,可自家儿子又不能定两个,突然她想起哥哥家的两个儿子,计上心来。????当下便吩咐人去将大哥梁渊,二哥梁霆家的两个儿子请了过来。????肥水不流外人田,两个侄儿弄过来,总能看上一个。????可哪想大哥梁渊家的那孩子生了病,来不了,只来了二哥家的儿子梁渝,恰好梁霆没有当值,便抱着儿子一道过来了。????梁真儿叹息的骂着那小子是个没福气的,好在梁渝也不认生,瞧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娃娃欢喜得不得了。????梁真儿一看,笑开了花,这事儿能成!????顾长音瞧着梁渝也心生欢喜,只是这孩子好像要比安儿小上几月。????不过,想起夫君已经辞官,他们也即将离开华阳,日后定没有这等机会再给女儿定下这般好的亲事,便顺着梁真儿的提议,与梁霆交换了孩子信物和生辰八字。????双方约好,待两姐妹及笄后,便开始议亲。????梁霆是个粗人,看着这粉嫩的女娃娃,早就欢喜得不知所云,自然想也没想就把自个儿儿子卖出去了,回到家,林韵得知儿子已经莫名其妙的定了亲,气的几天没有理他。????李洵顾长音携着一双儿女离开华阳这日,天空下着蒙蒙细雨,离别的味道格外的浓。????梁真儿破天荒地的携着儿子来相送,目光在聘儿身上流连,这丫头真可爱,她好舍不得。????梁霆在梁真儿的撺掇下,也将儿子带来送送他未来的媳妇儿。????经这样一闹腾,离别的气息冲淡了,多了一些温情。????而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一别便是十四年。????这一别,与顾长音,便是永别。????回到云州,李洵仍旧四处寻医,顾长音的身体每况愈下,两个孩子却出落得越来越水灵。????就这样又熬过了两年,顾长音已经只能在李洵的搀扶下才能下床,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原本殷红的唇也开始发白。????李洵眼里的悲伤越来越浓,他却什么都不说,只每日安静的陪在顾长音的身边。????直到有一天,听说一位神医云游,路过云州,李洵大喜过望,费尽了功夫将人请来。????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人更加不能接受。????“贵府夫人的情况可是始于五年前?”????李洵连忙点头,憔悴的眼里充满了希冀。????神医轻轻一叹,摇了摇头。????“贵府夫人乃是中了一种明唤血月的毒,此毒查不出任何异常,只是身体会每况愈下,血月的潜伏期长达五年,如今,已是最后一年。”????“就是仙人下凡,也回天无力。”????李洵瞬间老了十岁,整个人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连神医何时离开的都不知晓。????顾长乐的生命在这个冬天走到了尽头,顾长乐伸手抚上李洵的脸,用尽力气扯出一抹笑。????“我这一生有你,已无遗憾,你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照顾好我们的女儿。”????或许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前世她犯下的错,要用今生来赎。????原来,害人的事真的做不得啊。????这一生,她不悔,不悔遇见他,爱上他,拥有他。????只是,苦了他了。????顾长乐闭上眼睛的一刹那,眼角有一滴眼泪划过,李洵终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抱着她哭的撕心裂肺。????她喜欢他好看的模样,所以他不能在她面前流泪,这些年,哪怕难过到不行,他也依旧每日洗漱,穿戴整洁,保持一个她喜欢的样子。????这个女人!好狠的心,她怎么如此待他,明明是他撩动他的心,为何要抛下他一个人,还要他好好活着。????可没了她,他还怎么能好好活着。????一双女儿在门外听着里面父亲的嚎啕大哭,心下也隐隐明白了什么,一同哭了起来。????“母亲。”????风雪里,李洵坐在一堆新坟前,下巴上长满了胡渣,整个人憔悴不已,他拿着一壶酒,尽数饮下。????这是她最爱喝的酒。????那一日,她还故意将他灌醉,拿走了他的玉佩。????可是,她不知道,他有着千杯不醉的酒量。????一对女儿双双跪在坟前,鼻子冻得通红,眼睛也早已哭的红肿不堪。????她们知道,从此以后,她们就没了母亲了。????雪越来越大,李洵一手牵着一个女儿,一步一步走在雪地里,脚印很快被雪淹没,一大两小的背影,在硕大的风雪里,萧瑟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