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香料船只驶入了大明,柳淳就忙活了起来,铁锅,灶台,石磨,天平,一大堆的坛坛罐罐。

????这是要干什么啊?

????朱瞻基心里揣着一只小耗子,痒痒的,他很想知道师父再干什么。

????“我猜师公是打算做火药,更厉害的火药。”朱瞻基信誓旦旦道:“以前师父就改进过火药,这一次保证要出威力更大的,你说呢?”

????于谦微微挑起眉头,轻轻摇头,然后又低头看书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我猜的一定是对的!”朱瞻基冲过来,站在于谦的面前,信誓旦旦道。

????于谦终于把书放下,不耐烦道:“殿下,如果是制作火药,师父怎么会书房里忙活,不怕把书房都炸了啊?”

????火药可是有危险的,朱瞻基脸上发烧,该死,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那你说师公在干什么?”

????“很简单啊,你该看看师父最近写的东西,海外的香料能制作香水,我猜多半是忙活这事呢!”

????“香水!”朱瞻基大惊,眼珠乱转,这可是好东西啊,弄点过来,给母后送去,没准这次月考输给于谦,就不用挨打了。

????“走,咱们去看看!”

????朱瞻基兴匆匆往柳淳的书房跑,于谦夹着书,慢悠悠跟着。

????两个小东西一前一后,跑到了柳淳的书房门口。

????这时候他们就听到正有人哼唱,“小小的纸儿啊,四四方方,东汉蔡伦造纸张,应天用它包绸缎,北平用它包文章,此纸落在我的手,张张包的都是十三香,夏天热,冬天凉,冬夏离不了那十三香……”

????“十三香?”

????朱瞻基瞪大眼睛,还真让于谦猜到了,是香水!

????小黑小子猛地推开门,发现桌面上正好摆了一大堆粉末状的东西,这就是香水?或者说是半成品?

????朱瞻基迅速抓起一把,送到了鼻子下面。

????“等等!”

????柳淳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朱瞻基狠狠吸了一口,这下子可好玩了,鼻涕眼泪一起流下,不停打喷嚏,一个接着一个,鼻子里多了无数的小手,不停挠着,朱瞻基觉得最残酷的刑罚也不过如此了。

????“师公,你在干什么啊?”

????柳淳黑着脸,你个臭小子还有脸问呢,好容易做出来的,都让你给搅了。

????赶快取来清水,给朱瞻基洗漱,半晌他才恢复过来。

????黑小子苦着脸道:“师公,你的香水也太坑人了。”

????“香水?”柳淳皱着眉头,“谁告诉你我在做香水的?”

????这时候于谦小心翼翼道:“我闻到了花椒的味道,师父,这是调料?”

????柳淳笑着点头,“不错,这是我融合了十三种调味料,精心制作的十三香!”

????“是调料?”朱瞻基突然大叫,“师公,你做的不是香水啊?”

????当看到柳淳点头的时候,朱瞻基高兴坏了,全然忘却了刚刚的狼狈,喜得不停拍巴掌,“你也猜错了,猜错了!”

????黑小子跟抽风了似的,于谦只能无力道:“行了,算我输了,成吧?”

????“不,这一次是平手,我要下次赢过你!哈哈哈!”

????当黑小子执着于跟于谦比输赢的时候,柳淳重新调好了配料,弄出了一大包十三香。

????“成了,去厨房看看,这东西的效果如何?”

????柳淳还是信心满满,他太了解吃货的力量了。

????在没有味精,香料又十分昂贵的时代,人们追求鲜味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往往需要花好多天的时间,用尽各种材料,熬制高汤,用来提鲜。没准名菜佛跳墙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研究出来的。

????还有名噪一时的鲁菜,就因为邻近大海,能从海里弄点生蚝海蛎子,从而创造出鲜美的口感。当人人都能大把使用味精的时候,鲁菜的衰败也就在情理之中。

????柳淳还没有想好怎么弄味精,但是十三香却难不住他。

????传统的十三香的组成,一般是花椒、大茴香各5份,桂皮、三奈、良姜、白芷各2份,紫蔻、砂仁、肉蔻、丁香、小茴香、木香、干姜等。各1份,然后把它们合在一起,就是十三香。

????可以合在一起,也可以分开使用,茴香气味浓烈,用于制作素菜及豆制品最好;做牛、羊肉用白芷,可去除膻气增加鲜味,使肉质细嫩;熏肉、煮肠用肉桂,可使肉、肠香味浓郁,久食不腻;氽汤用陈皮和木香,可使气味淡雅而清香;做鱼用三奈和生姜,即能解除鱼腥,又可使鱼酥嫩相宜,香气横溢;熏制鸡、鸭、鹅肉,用肉蔻和丁香,可使熏味独特,嚼时鲜香盈口,满室芬芳。

????“来,尝尝味道如何?”

????柳淳弄了一大桌子菜,离着老远,香气就飘了出来。

????几个小家伙全都口水长流,恨不得把满桌的美味,全都塞进肚子里去。

????朱瞻基尤其过分,不停往嘴里塞东西,鼓胀的腮帮,活像是偷橡子的松鼠。

????“师公,你的手艺比御厨还好哩?往后都是你做饭怎么样?”朱瞻基兴匆匆叫着,结果让徐妙锦狠狠捶了一拳头。

????小崽子,你爹老娘都不惯着,更何况是你了!

????“想什么呢!这是一门大生意,不然老爷才不会亲自下厨呢?”

????朱瞻基抱着脑袋,可怜兮兮道:“姨奶奶,多大的生意?”

????徐妙锦放下筷子,嘿嘿笑道:“反正比你爷爷的内帑大多了!”徐妙锦仿佛看到了无穷无尽的金山银山。

????有金钱刺激,效率空前高涨,几天的功夫,京城市面上,就出现了许多背着木箱,手里拿着黄纸,售卖十三香的小贩。

????甚至一些杂货铺子,也出现了十三香的专柜。

????只要三十文钱,就能买一大包。

????虽然还有点贵,差不多相当于京城一个力巴一天的工钱,但是为了味蕾的享受,也值得了!

????十三香迅速席卷了京城,几乎家家户户,都要买一包。

????昔日有钱人家做菜,整条街道都是香味,老百姓只能羡慕流口水。

????这次可不一样了,十三香价格如此低廉,几乎适合各种菜肴,普普通通的菜,加入一点,顿时味道就不同了。

????美食竟然是如此简单!

????百姓们大肆享受美食,相比之下,许多中小饭馆也迅速使用十三香,结果食客们大为追捧,生意一下子火爆了三成还多。

????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酒楼敝帚自珍,觉得自己的美食秘籍打败天下无敌手,在这一轮味蕾革命之中,被甩到了后面,结果就是整个京城的餐饮行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场味蕾革命,给所有人一个最明显的感触,那就是海外开拓,真的和食衣住行息息相关,至少能让大家伙吃到更美味廉价的美食。

????过去的香料价格高昂,即便有钱人,也吃不起,而且就算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可这些东西在海外,俯拾皆是,就跟不要钱似的。

????脑筋灵活的人,不由得萌生了一个想法,去海外,弄一船香料回来,马上就能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可出海,不是容易的事情,船只也不是普通人买得起的,那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证券交易所,映入了大家的眼帘。

????在证券交易所之中,除了有皇家制糖公司之外,还有皇家航运,大明造船,进出口贸易公司等等,一共十七家跟海外贸易有关的股票。

????还等什么,就是一个字,买!

????蜂拥而至的人群,将交易所的门槛都给踏破了,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到处都是呼喊之声。

????当有人买到了股票,简直跟抽中了大奖似的。立刻就有人涌过来,愿意用更高的价钱收购。

????香料,海外,股票,投资……几个词连在了一起,迅速形成了一股旋风,席卷整个京城。

????而此刻的徐府,徐钦跪在爷爷的灵位前,不停磕头,感谢徐达的在天之灵!

????“少爷,你的股票涨了两倍了!”

????“什么?”徐钦豁然站起,喜不自禁,“好,太好了!”

????自从徐辉祖死后,这是徐家第一次听到好消息了。

????一片黑暗之中,总算看到了一丝光明。

????“不行,咱们不能光赚钱,还要干点有意义的事情,一定要振兴徐家,一定的!”徐钦想来想去,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余伯,你说咱们资助一支船队,让他们去海外航行如何?”

????老管家忧心忡忡道:“少爷,万一赔了呢?”

????徐钦深深吸口气,“赔了就是咱们运气太差,如果能有所发现,岂不是开疆拓土了。”

????徐钦暗暗握拳,李景隆能做到的事情,他没有理由做不到!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跑进来,气喘吁吁道:“少爷,皇后娘娘,定国公,柳大人,还有三姑娘来了!”

????说话之间,就听徐增寿大叫:“大侄子,四叔来沾点你的财气了,听说你发财了。”

????徐钦慌忙跑出来,一见几位长辈,忍不住扑通跪倒。

????“小侄拜见姑姑,四叔,小姑!小姑夫!”

????徐妙云依旧冷着脸,“我是来拜祭父亲的,一会儿就走。”

????徐钦微微一愣,缓缓低下了头,徐妙云从他身边走过,低声道:“陛下昨天听说你第一个捧场,说你虽然年轻,但是还不糊涂!”

????就这么一句话,徐钦的泪瞬间下来了,徐家的苦日子真的要过去了……